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关于我们

2009年08月07日 10:46


国际催眠导师 国际临床催眠治疗大师 周老师 简介



Sandra(周)女士,CI,M.ht,超个人心理学治疗师,曹博士催眠中心资深催眠治疗与心理咨询师,国际NB/IMHTC催眠导师,国际NB临床催眠治疗大师,国际NGH催眠治疗师,英国催眠治疗师协会会员,澳大利亚与西班牙催眠治疗师协会会员,英国心理治疗协会与Pebble Hills大学会员,国家二级注册心理咨询师,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会员,上海市心理协会会员。《中国国际IMHTC、NB、NGH催眠治疗师证书》课程与《曹博士实用催眠学》培训课程助理教授,《系统国际催眠术入门课程》》、《国际IMHTC、NB催眠师证书课程》主讲导师,擅长催眠咨询,静心与内观传授。她充满激情的授课特色,以及丰富的咨询经验,使得她的讲课,深受学员欣赏与爱戴。咨询擅长:抑郁,强迫,焦虑,恐惧,精神分裂,青少年问题,情感处理等问题。zhouyichen78@gmail.com


周老师-催眠治疗各类疑难杂症-精彩案例:


1.性功能障碍

A.D先生,30岁,来自南方某城市。事业不错,即将结婚,但性生活的不满让他非常焦虑。他的问题是疲软加严重早泄。但奇怪的是,他偶尔接受性服务却毫无问题。很明显,是心因性的。我先从他早年的性经历入手,发现他16岁开始自慰,而且有被同性性侵犯的经历(并无不愉悦感)。本以为找到了问题的根源,却不被个案认同。他强烈要求我直接教他如何摆脱窘境的方法,那只能另辟蹊径了。我先教他如何作放松和每天的功课。另外与他做更好的互动并逐步寻找他的心理根源。交流了些关于恋爱、婚姻和家庭的认知,并发现他与所有他喜欢的女友都有性障碍。于是问题浮出了水面,他有早年自卑。方向一找到,接下来就容易处理了。短短一小时的咨询,让他豁然开朗,道谢而去。


B.C先生,29岁。结婚多年不育,源于他有个奇怪的性问题,不射精。而且只对老婆,对别的女人都没问题。去过各大医院,吃过很多药。生理问题已解决,只留下心理要处理。


正式催眠治疗开始,让他回顾第一次性经历,一切的浪漫和激情一一重现。但结局是不射精。因为他的生理问题已治疗好了,所以我有信心他能完全好。慢慢地,他与妻子的关系问题跃然而现,他们已经多年没有性生活,并且他现在无法对她产生性欲。当我引导他面对自己最对不起的人时,顿时,七尺男儿哭得像个泪人,一切恩怨情仇像汹涌的潮水向他涌来……他毕竟是个有情有义的好丈夫。我特地为他做了个与妻子同房的催眠,使他心生情意。最后,还教了他一个前戏功夫,是她老婆每晚要做的功课。他信心十足地走了,说他未来的第一个计划是生儿育女。


2.考前焦虑

G先生,34岁,中学英语老师,正在进修读研。另人不解的是,身为老师那么多年,又是英语专业的,居然载在雅思考试上。更何况他不是个“哑巴英语”,他的口语相当好。为了避免对第二天的考试焦虑,他特地来我处咨询。


先了解他的详细个人情况。虽然他的家人及妻子的家人中多人有严重精神疾病,这与他求治的问题无直接关系。既然他英语水平无问题,显然考试失败不是能力问题。撇开正常的考前焦虑,必须从深层心理角度入手。催眠敏感度不太好,不过他愿意配合治疗。在年龄回溯和其他方式看,他的原生家庭和个人成长经历无重大问题。在处理早年痛苦的催眠中,除了几次重要考试失败外(后来均东山再起),更多的在于一些儿女情长的事。而这并不是真正原因。直觉告诉我,考试失败从来都只是他回避现实的一种“方式”。果然,在我独特的催眠深化技巧下,他心中的“自我原型”暴露了出来——他两次看到宗教人物,一个是和尚,一个是牧师。但他无任何宗教信仰和家庭宗教背景。他证实向往这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清闲生活(这点在后来的快乐催眠中证实)。另外有一点让我注意到,在所有催眠中,他绝口不提他的妻子。往往最不愿面对的,恰是问题所在。一定是他老婆无形中给他压力!尽管在头脑层面他一直不承认,因为妻子从不抱怨他,且夫妻共同奋斗,感情很好。但在我故意引导他面对妻子之后,他慢慢把妻子特别能干,无形中给他压力,而他多年名落孙山,特别显得自己无能。妻子经济大权在手,他不能接济自己亲爱的姐姐。加上他性无能,所以他对妻子有点不满。可见,妻子给他的压力和他懦弱自卑的性格(从小没有“认同”自己能干的父亲)、爱逃避现实紧张生活胸无大志的生活态度是真正原因!我根据个案在整个催眠过程中流露出的特点,强化指点他今后在与妻子关系的处理,并以他儿子为今后对生活负责的动力给他下指令,得到个案的认同。治疗便告完毕。


3.抑郁、烦躁、焦虑、自卑、人际交往障碍

Z小姐,25岁,大学毕业不久,性情温顺,手拿别人考不出的证书,有一份人人羡慕的工作,看过些心理学书籍,看来是个很聪明的人。但她却是个自卑的人。她在预约表上填了一大串病名,主要是长年抑郁,精神无力。在个人信息里,看到她无男朋友,我已经心里有底了。她和我谈了些心理学的东西,我和她讲了些关于心理能量和性能量的关系、曹博士的潜意识模型理论,很融洽。回顾过去的生命,并无重大伤痛。渐渐找到了她问题的一个重要原因——潜意识里太空虚,从小为家长和老师的要求而奋斗,长期被社会催眠,丧失自我而无个人追求。这起止是80后的她一个人的问题?


从我独创的一个敏感度测试(个案并不知道正被测)中,她能看到一些完全无中生有的东西,看来敏感度是可以的。


我特意帮她做了一个静心。我注意到她的运动姿势,无意识中表露出她的性能量有多并被压抑了很久。所以这个运动对她的能量释放也有作用。在接下来的主题催眠治疗中,果然,她所看到的人居然是她生命中还未出现的人—— 她的白马王子!一个给她爱的人。她泪如雨下,进得很深,当我引导他们告别的时候,她竟失声痛哭,难舍难分。接下来处理了她从小自卑的问题。原来她初中一次班级活动中,她一上台紧张地忘记所有台词,很是掉脸。还为此掉了副班长的职务。还有暗恋男同学却不成。那些窘迫、伤痛、挫败和自卑深深地刺激她,潜意识的自我防御动机使得她变成一个心理脆弱的人。在催眠中为她重新做了演化,她自己得到了启示。最后,根据她的特点,我为她做了“来世催眠”,让她的潜意识为自我找到未来的生活目标并达到真正的认可。生命有了方向,她自然欢快而去,不再抑郁和彷徨。回馈治疗效果很好。


4.眩晕,惊恐发作

来者C小姐,19岁,美丽高挑,是本市某著名医院的年轻护士。她有个奇怪的病,既每天早上交班的时候,会莫名其妙地惊恐发作、晕倒。查过所有的生理指标,没有任何问题。她的医院头头们很头痛,让她来找我们。


她早年不幸,10岁死了爸爸。从小家境窘迫,妈妈把她们兄妹三人抚养长大。哥哥们不成器,让她操心。妈妈也不够疼爱她。在学校里,老师同学看不起她,读书不好。亏得后来发愤图强,才得以来到上海图发展。这么一个年轻的女孩子,饱受社会底层生活的苦难和沧桑,很难想象是这个年代的产物。她小小年纪从小没得到过宠爱,却要为远方家庭中每个成员操心。生命如此沉重,她却还能出落得如此鲜活可爱,足以见得她的毅力和不易,让人唏嘘不已。


为她作的催眠,我格外用心。年龄回溯作进展得很慢,因为我知道在她已有的生命中有太多的艰辛、压抑和阴影……大大小小作了十几个催眠剧,每一个都给了她认同,做了痛苦的化解和生命的启示。其中涉及到父母、兄长、老师等等。她的状态很好,一直在宣泄。最值得一提的三个催眠故事,一个是个案利用催眠,在我的引导下对爸爸作了一个“超度”,并看到爸爸带着欣慰和满足的神情看着自己亭亭玉立已经长大的女儿,慢慢离去。令人感叹的是,本以为爸爸离开地这么早,让子女们苦了那么多年,一定会有悲哀的神情,连个案自己都无法相信父亲现在是笑对她的。不正预示着活着的人会越过越好!第二个故事是她10岁的一天放学回家,一群大人围着她刚断气的爸爸,死不瞑目。一刹那我感到一个力量把我带入了那个场景。顿时我进去了,像是被灵魂附体一样带着哭腔,说着不是我平时声音语调的话把某个意识体给我的信息讲给个案听,告诉她那个未知的最爱她的父亲临死前的心情。然后我很快出来了。我的催眠意念把她也带入了很深的催眠态,让她完全回到10岁那个当下,哭得死去活来;第三个故事是她5岁时,被爸爸工作时放到马路对面一个空旷阴暗的大树林里的一个高高的石墩上,一个人孤独无助又恐惧的心情是她一个重要的早年负面情结。这在先前头脑层面的沟通中没有释放掉的记忆和情绪,现在在催眠状态中帮她处理掉了。可见,对权威的恐惧(爸爸、老师、护士长)是她犯病的潜意识动机。


治疗结束,灿烂的笑容衬托着那张清纯的脸,也让我很有成就感。没几天,她反馈疗效很好,回去后在未犯病。偶尔在交班时有点紧张感可以控制住。我在电话里为她作了个简短的复诊,她胜是感激。


5.社交恐惧症

X先生,24岁,名牌大学高才生。有长期非常严重的社交恐惧,无法出门。在各大医院咨询过,无果。自己意识到被潜意识所控制,故来尝试催眠治疗。来之前,他和我写了封信,是一封让人看不懂的信,尤其关于他的一段职场遭遇,看了多遍,无法明白。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答应了这个极具挑战的治疗。


他来了,戴着一副墨镜,很腼腆,典型的社交恐惧病人。一开始的交谈还算正常,没有觉得他与人沟通像他信中描述得那样怪异。但当我把主题转到他的那段奇异的职场遭遇时,(就是导致他今天那么惨的那段遭遇),他像是变了一个人,变成了一个不会说话的人。我花了一个上午听他吞吞吐吐讲那段经历,那里面的人和事,还是没有听懂。因为他全是用形容词和描述情绪的词来描述那么一个复杂的故事,其它什么都不会说。我冒出了一身冷汗,他被人居心不良地长期深度催眠!而且在他离开他们后还一直联系他。并且被催眠的还不止一个人。看来我的对手不一般!我要做的首先是唤醒个案。


不和他谈这个问题了,看来在头脑层面无法涉及它。然后我回过头和他讲了些潜意识的理论和一些认知方面的东西,给了他些许信心,等他下午回来后,已经把墨镜拿掉了,告诉我他的感觉已经好了些。


我用非语言的方式引导他进入催眠状态,慢慢小心地踏入他那个“禁区”。幸运的是,他在催眠态能够用正常的语言来描述那些人和事。基本情况是这样:他大学毕业后,经人介绍到了一个苏州小厂,做培训生。但长达一年半的时间,什么都不让他们做和学,只是成天与一些工人在一起做手工活。并以极低的工资让他们住在厂边,生活极为单调和封闭。整个厂里几百个人很少用语言正式交流,企业文化充满着私情和是非。期间私人老板不断给他们希望,说要培养他们。但由于在各种陪老板的私人活动中沟通不良,老板慢慢不喜欢他,直到有一天辞退了他。一开始他觉得得到了解脱,因为早已厌烦了这种倍受压抑和磨损个人意志又豪无希望的工作生活环境,但很快,他的内心无法离开这个自己被深度催眠的环境。内心开始分裂,在为什么老板会辞退他这个问题上钻牛角尖,似乎很不愿意离开。并形成了最早的不自信、自我怀疑(怀疑自己和他人的思维),以致社交恐惧。我首先让他跳开厂里的是是非非和人事斗争(他在这方面着墨太多,我不能被他催眠了),并引导他自己找到为什么老板会不要他的原因,他自己的责任,以达到对老板的谅解和愤恨的解除,对这个人生挫折的接纳。其次,我意识到他内在一定有两个很强的潜意识自我,即两个子人格在作斗争,一个是坚定开朗雄心勃勃A的,一个是懦弱内向B的。(子人格理论适合所有正常人)。这当然和他从小开始封闭的农村住校生活,枯燥紧张的学习生活有关。从小形成了一个迷信权威,易被催眠和控制的性格,而内在的自我又被压抑,破竹待发。所以他长期处于两个子人格(内在自我)相互斗争,痛苦挣扎和矛盾之中。一直是B压不住A,后来又A压不住了B,谁也不能占上风。明了了内在的自己是怎么回事,他的第一个疑团立刻消失了。


他离开第一个公司后,继一段时间的情绪低落和情感麻木后,为了生存,他找了第二份工作——一家知名企业。他像工作狂一样生活,直至与同事感情的失败,使他的社交恐惧彻底爆发。也正是这时,他的潜意识开始怀疑头脑的那个自我(曹博士的理论可以解释这点),并且潜意识开始彻底否定和抛弃那个头脑,但他不明白哪个我是真正的自我,哪个次人格是真正的自己,于是开始更多的怪异举止,自我怀疑,恐惧和社交障碍。


一切该处理的都解决了,他的病自然就好了。据说他很快恢复,工作顺利,前途光明。很为他感到高兴。希望稚嫩的大学生们都具慧眼识别职场阴暗陷阱。懂得催眠,察觉催眠。


6.情感问题引发的情绪和人际障碍

吴先生,26岁的硕士生。抑郁3年,近来越来越孤僻、易激惹。由女友陪来,一脸的烦躁。自述是个受伤的人,在感情上很无助。


他很配合地进入了催眠态。催眠深化中,他看到了现任女友。但他很不情愿与她交谈,任由她独自哭泣。由于他对女友与前任男友的故事一直不能释怀(还是他把她从前男友手里抢过来的)。我故意安排了他的女友与前任男友相见,吴却躲在门外的场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很明摆着都是吴内心的狭隘、嫉妒、在性方面对女友不信任……的投射。我明白了他潜意识的中问题后,便导演了一出英雄救美的场景。让他与那个情敌见了面,并对过去的纠葛作了道歉和澄清。其实,当一个人对某人心存愧疚,很容易引发对此人的疑心和其它负面联系。


在后面的催眠中,了解到先前他在出国工作的那短时期,封闭压抑枯燥的工作、工友的死亡、提出与第一任女友分手……使他陷入极度的抑郁之中。而他又把对第一任女友的一些美好感觉无意识地带入到与第二任女友的相处中。故与现女友的关系雪上加霜,导致今天的情绪失常。他不能好好活在当下,他强烈的独占欲使他既想占有第一任女友与他分手后的未来,又要占有第二任女友的过去。这样的认知错误在催眠中帮他作了处理。


治疗结束回去后,一对有情人重归于好。再三道谢而去。


7.广泛性焦虑症,恐惧症,无因病——离奇的前世催眠

X先生,人到中年,国有上市公司技术人员,来自内地山城,性格温顺,无欲无求,是少见的好脾气的人。曾经性格开朗,是文艺活跃分子,但12年的怪病发展到现在既无法出门,也无法独处,时时刻刻处于莫名的焦虑之中,并伴有异常的恐惧和严重的植物性神经紊乱(紧张、恐惧、出汗、发麻等),失眠多梦,身边需时时有亲人陪伴,几乎丧失社会功能。我与他以前的医生对其症状有一致判断:广泛性焦虑症。


了解其个人情况,基本正常。从小成长环境良好,一帆风顺。由于前妻怕他的病被拖累,带着孩子离开了他,现妻子对他特别好,夫妻恩爱。从他早年发病的情况看,我注意到特别的几点:1.病程很长;2.第一次发病就非常严重,连续两个月晚上无眠,怕黑怕鬼;3.初次犯病吃药就无效,一般的广泛性焦虑病人吃药都能减轻症状或暂时症状消失。4.伴有严重的恐惧体验,且没有具体的恐惧对象。


与他交谈并介绍催眠、催眠治疗的依据、剖析其症状背后的感受,得到他的认可,他慢慢开始放松。但独自催眠体验开始后,由于我短暂的离开,他又发病了,非常紧张恐惧无法放松。


催眠敏感度只有一级。由于他长年坐者不动,体力极差,一般病人都能完成的放松运动他也无法进行。不过这些我都不在乎,我碰到过再困难的病人都能在后面的治疗中被我催眠。


挑战还在后面。


和其他病人一样,我用特别的催眠深化法把他带入比较深的催眠状态,并有意让他“身处”一个黑暗的环境。让我惊讶的是,他并不像他嘴上讲的那样怕黑。就是说,黑暗并不是他恐惧的对象和引发点;年龄回溯,没有挖掘到任何东西。(后来催眠治疗结束时,他也承认这辈子没有什么特别经历,从小没有离开过家,一直很顺利和快乐,人际关系也很好,直至生病才有烦恼。)他确实是我的个案中极少数做年龄回溯没有结果的病人;就在要进入更深的催眠时,他潜意识中的莫名的极度的焦虑和恐惧又开始凸显了,并比正常状态下更加放大。以我的催眠治疗经验,这是广泛性焦虑症病人的通病。


于是,我用曹博士临床催眠治疗大师课程中教的一些偏门的催眠技巧再次将他催眠进去,他很快就扛不住了。接下来的主题性催眠,也很平淡。能看出,他是个待人宽厚的人,没有特别的爱恨情仇。连对离他而去的前妻,他也能平静地对待,理解她。而对待现任妻子,相当满意,爱意深长而隽永。人生的追求就是平凡而幸福的家庭生活。我不禁纳闷:像他这样性格脾气,人格良好,又没有什么经历的人如何害得那么惨,身心憔悴?


我心生一计:必须从“恐惧”入手!他儿时唯一受过的惊吓是被大人说,晚上不要乱走,否则会有鬼。于是他总是晚上走路往回看,看看有没有鬼跟着他,也从来没有看到过什么。(其实绝大多数人小时候都听过鬼故事,一般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他这样的强迫行为没维持多久,就淡忘了。没有影响到他的成长。他本是个理性的人,没看到过鬼,也不信鬼。


如何让他不受潜意识中焦虑紧张的干扰,进入更深的催眠状态?——他的更深层的潜意识里的是什么?——是恐惧,还是恐惧!


让他回顾最恐惧的事,问题浮现出来,也正是他第一次发病的源头:他大学刚毕业分配到单位在山林的野外基地做基层工人。要求晚上一个人值班。一个人监控夜间设备和生产的安全,压力是有,但主要的还是恐惧。恐惧什么呢?没有具体对象。就像平时他不敢靠近门窗,觉得会有人突然出现。我明白了,他怕鬼!难道他心里有鬼?但他又从未做过什么亏心事,没有恨过什么人,鬼在何处?他儿时鬼传闻的暗示把他潜意识深处的什么调动了起来?怕撞鬼的焦虑和极度的恐惧导致他在那里工作时连续两个月捂着被子无法入眠。为什么他唯独对鬼有特别衰弱和敏感的神经?根据我个人的经历和体验,有时候在某种极度而特殊的心理状态中,可能会接通某些通道与一些其他空间的意识体碰撞,会看到和听到一些平时碰不到的东西。那不是幻觉,是一种特殊的灵魂状态,也是沉入潜意识而非理性的状态,只是一般人没有这样的敏感度罢了。这与曹博士的集体潜意识的理论是吻合的。我体验过这种感觉。一个人平时看不到的东西能不能在催眠状态中看到?从催眠和人类身心灵结构的理论来讲,在深度潜意识状态中潜能激发,没有什么是绝对不可能的。我打算尝试一下。会不会在值班时受了惊吓又无法回忆起来?


我引导他回到十几年前晚上在野外值班的那个当下。看,在室外山林中工作,站立,被黑暗环绕着,发生了什么——没有。在黑漆漆的阴暗的厕所里看到了什么?——没有。孤身一人在值班室里,不敢入眠。等待到了什么—— 还是没有。治疗至此,此案算是无因病了。至少今世的人生经历无因。


但他的问题那么严重,不可能完全没有心理原因。我没有放弃,我打算为他做前世催眠。


在做前世催眠之前,我想先做个测试。他继续身处那个值班室,我引导他会看到那个人。也许,当你怕某个人来找你,真看到他了,就不恐惧了。恐惧的往往是看不到,却感觉受他的控制和影响。他的受暗示能力非常好,果然,他看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并感应到他的性别。我指令他与他告别。


开始做前世,他的催眠状态继续保持很好。他看到明清年代,一个店小二在招呼客人,这人是个屠夫。突然,一个熟人拍了他一下,他眼也不眨就一刀向那人砍去致毙。X和我说,他就是那个屠夫,可能那个被害的人死不瞑目,今世纠缠着他。我引导他与他做了了断。


结果让我瞠目结舌,但又在意料之中。从他反映的前世经历看,不像是现世的投射。最后做了灵洗和能量补充。在他的内心播下好的种子,他重新容光焕发。


从他发病的前因后果看,他儿时的潜意识智慧加上后来特殊工作引爆了他的心病。某些无因病,在催眠治疗师这里,常常是几番折腾最后是通过前世催眠找到根源的。


不过我也知道,他十几年的严重症状在此番心灵的“开刀手术”后,需要回去慢慢康复。看,他理性的头脑不自信自己被催眠了。事实上他的催眠状态在治疗尾声是非常好的。我为他布置了一些回家功课,巩固疗效。


个案回馈:

哈,谢谢曹博士关心,自从在贵所治疗一星期之后,我的病情就开始好转了,尽管还不清楚是如何康复的,还是要谢谢周小姐,谢谢Vivien,谢谢博士哈,现在生活一切正常,感觉越来越轻松,也找到新工作了,薪资较1年前也高了5,6倍,不管怎样,我觉得自己还是相信催眠的,至少潜意识相信这种神奇的力量,哈哈.我现在在外地,等年后回上海有机会的话一定再去贵所拜访,祝各位新年快乐!


BestRegards
MR.C